当前位置:ju111net九州APP > 社会科学 >

评论:C刊不该成为学术的唯一标准—新闻—科学

发布时间:2017-12-04 阅读:

  评论:C刊不应该成为学术的唯一标准 - 新闻 - 科学网

  按照一定的标准,吴泰,同济这两所着名大学的学术地位受到重创。但是这个标准是公平的吗?

  近日,南京大学中国社会科学研究评估中心发布了最新的“中国社会科学引文索引(CSSCI)源期刊(20172018)目录”。其中,“武汉大学学报”(人文版)和“同济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由C级向C级扩展,引发了学术界的重大争议。

  “同济大学学报”(浙哲版)主编孙周兴在博客上发表声明,对这一变化表示强烈不满和嘲笑,抨击了学术界普遍存在的影响因素。

  所谓的C类出版物,是指出现在CSSCI的源期刊和目录中的出版物,而C杂志的扩展版被称为“C”的延伸,具有低得多的江湖地位。影响因子是指期刊中引用文章的数量。

  调整之所以引发风暴,是因为大量的大学和研究机构发表了C篇作为学术评价标准。科研工作者评价也好,硕硕研究生学位值得一提,都是以C文章发表的文章数量为准。虽然华南社会科学研究评价中心的官方网站明确指出,C不等于学术评价,但也不能等同于冠名等级的抽签,但理想不能打败现实,C杂志仍被视为金中国学术评价规则。

  为了实事求是,C杂志评估体系的建立和完善,为90年代中期以来中国学术研究的系统化,规范化做出了巨大的贡献。然而,一旦出版物的数量已经成为学术质量评估的唯一标准而不是参考标准之一,就会产生一个巨大的利益链条:各种权力和利益的交流,各种学术欺诈和腐败,围绕这条链开始。这是评估标准的异化。

  要打破异化,让学术走上正轨,最重要的是要建立一个多元化,合理的学术评价体系,而不是机械地使用C刊物数量等定量评价标准。对于人文科学研究,以学术界认可的专着为依据,以欧洲学者所采用的专着评价标准为依据进行学术评价是比较合适的。在这样的评价标准下,十年磨刀剑,舍得坐在板凳上的人文精神得到了最大程度的鼓励,同时,也有利于人文学者将更多的能量分配在教学和教育人,而不是刷上面的纸张数。

  毕竟,人文科学研究不同于理工科,应该考虑自己的特点和规律,不要简单粗糙,整齐一致的字数管理。

关键词: 社会科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