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ju111net九州APP > 自然科学 >

“双一流”:办法已定 路该何往—新闻—科学网

发布时间:2017-12-04 阅读:

  “双流一流”:已经走下坡路 - 新闻 - 科学网

  2017年春节期间,高校师生依然享受寒假,经过漫长的一年的等待,“统一推进实施世界一流大学和一流学科(临时)的计划” “终于期待已久。

  自2015年底以来,国家提出了“双顶尖建设”的总体战略布局,具体实施措施已成为行业关注的焦点。今天,这些措施已经公开,这也标志着双层建筑即将进入一个新的发展阶段。那么在高等教育界看来,一流建筑成败的重要文件是多么重要呢?高校未来的发展如何部署?在这方面,该报采访了一些教育专家,希望他们的观点能给我们一些启发。

  圆桌会议

  专家:

  厦门大学不是东荣高教发展研究中心

  中国科学院院士赵朝辉研究员

  程方平,中国人民大学教授程方平

  程颖上海交大世界一流大学研究中心常务理事

  对话

  “中国科学报”:对于采取双层实施的措施,您的整体评价如何?你认为它已经达到你的期望?

  不要董荣:主要方法的介绍还是大胆的。总的来说,这个措施与我个人的期望并不相称,因为执行的措施在实施要求和做法上不是太具体,主要是原则性规定。这在很大程度上是重复了国务院关于统筹推进“一流二流”体系建设的文件。所以这个实现方法还有很大的提升空间。

  储朝晖:政府采取的任何措施都不能直接解决高校发展中出现的问题,因为高校要有更好的发展,更要把自己的特点和规律结合起来,强加自己的力量。

  但是,目前高校更多地依靠政府,而这些措施更多的是对高校管理的遏制。从这个角度来看,我认为一个做好的项目不会对高校有好的作用。因此,我并不十分期待政府推行某项计划或措施。

  程方平:从文中看,这个实施方案看起来不错,但是我怀疑它的实施效果。这个方案的基本讨论是从行政管理的角度来看的。实际上,高等教育管理与高校自身发展还有很大的差距。在资助,计划和评估方面,行政管理在实际发展中有其独特的问题,如提高教学质量,提高学生综合素质。因此,我认为规划对具体学校实施的影响可能不大。

  程莹:双层建设实施措施从目前的政策文本来看,不能回答所有的疑虑。虽然实施措施澄清了几个问题,比如大学不申报,国家要统一一定标准的挑战;没有改变长期建设,还是五年来这个传统的方式。但是除此之外没有具体的内容。对于学者和有兴趣的人来说,真正的关键问题还没有公布。

  对于五年的建设周期,我个人认为,一些顶尖大学应该长期建设,而不是一轮五年的评估。五年还是太短,不能让大学沉没,要做些什么,应该再长一些,比如十年。

  “中国科学报”:实施办法提出要发展科学合理的绩效评估。但是如何评估,这个方法没有做更多的阐述,你认为在评估和评估核心管理问题上,科学合理的关键是什么?

  不要丹佛:在实施措施中,谁要评估问题应该清楚,可惜教育部是否要评估,还是第三方机构去评估,还是要建立一个大学的自我评估?目前的实施办法没有明确规定,这是我觉得实施措施能够完善的地方。

  目前,教育部正在倡导分离管理和评估。从这个角度来看,教育部仍然应该是实施的推动者。评估工作最好由第三方机构完成,以便明确区分责任。教育部作为政府的管理部门,主要负责资金的筹措和资金的分配和使用。具体评估标准和学术规范,还是应该交给专业机构和第三方机构来做。

  储朝晖:说到绩效评估方法没有详细说明,其实这是政府文件的一个共同特点,很多文件都是这样的,只是概念,没有具体的办法。

  要科学合理,不同的大学评估应该是不同的,国家的所有大学都没有普遍的办法。

  双层建筑本身就有一些激励措施,会产生一定程度的效果,但更多的是杠杆作用,不能作为评估所有大学的统一标准。如果单纯依靠这种方法,就不可能使大学的所有评价都合理。

  例如东部高校与中西部地区高校的整体发展差距很大,如何根据学校的实际情况实现评估,要求所有学校都要自己探索。

  程方平:各院校发展不平衡。因此,不同发展阶段的学校评估应该是不同的。现在,所有的学校和专业都以统一的标准进行评估。这本身就带来了很大的问题,严重制约了高校的自我发展。如果这些问题不能解决,这种双层解决方案就很难有实际实施和创新的潜力。

  另外,目前的行业协会(如高等教育协会)基本上是原来的准官方体系。我们可以适当的工业化和专门化。事实上,现在的教育部门和准公司往往在政治上是政治化的。在这种情况下,高校自身的一些法律本身并没有得到充分的尊重。

  程颖:我觉得既然是世界级的建筑,可以邀请美国,欧洲,澳大利亚等国外顶尖大学的管理者和学者。请来这些国际同行听取他们的意见。或者组织一个多方参与的国际专家委员会,使他们的意见在一定程度上反映在评估标准上,我认为这样会更有价值。

  此外,对所有重要的中国大学来说,双层建筑是透明的,选择委员会制定选择标准以及一些重要文件也是重要的。你邀请了哪些专家?他们的意见是什么?委员会的决策机制是什么?为了让公众意识到,这也将减少许多一流建设项目的不确定性。

  “中国科学报”:外界普遍认为,实施最大的亮点在于打破固化的地位,建立一个动态的调整机制。你同意吗?你认为这个动态调整机制在实施985,211项目时,只能避免选拔与非选拔学校两极分化?

  不要丹佛:不同大学之间的竞争进入一流建设的行列,这是一个有竞争力的激励意义。但是,单靠这个问题不太可能解决两极分化的问题。由于目前只有少数大学进入双层一流教育建设阶段,在全国2500多所高校中,进入双层建设的高校数量也可能在100-150左右。因此,在这种情况下,显然不可能避免极化。即使动态调整,也不会有太大的空间进入双学位大学。由于建立了双层制,可能会扩大高校之间的差距。

  因此,双管齐下的建设不是解决两极分化问题的办法。这本身就是一个重点支持建设的政策措施。就是要让一些大学跑得更快,让一些大学做得更好,这必然带来学校之间的差距。

  储朝晖:就我个人而言,我认为实施措施的最大亮点在于打破现状,建立一个进出的动态调整机制。它只是改变了与过去相比的方法。

  打破地位凝固,可能会激励更多的高校努力建设一流的大学和一流的学科。但是,地位制度不断推进,高等学校可能采取一些相对功利的措施,以实现既得利益。他们很难制定长期的稳定计划。

  大学最终不是靠政府,而是靠学校本身。当然,政府的投资是必要的,但应该是更多的监督,而不是用金钱作为诱饵,让高校达到一定的目标。

  原来的985工程211工程是为一些高校开设一个专门的小餐馆,现在双重建设只是一个办法,但还是为少数高校开一家小饭馆。政府需要为高校提供资金支持。但是,高校如何做好自身的探索呢?而且,跑步的方式也不一样。不能用统一的标准来判断全国上千所高校是不是好的高校。

  程方平:单靠这个方案很难避免两极分化。因为解决这个问题的关键在于如何鼓励一般制度的发展。在这方面,我们的有关政策其实是空置的。

  我认为,要解决这个问题,首先需要对有关法律条文进行修改,真正把普通高校的发展纳入法制轨道。同时,我们还需要一些真正的支持性措施。例如,美国曾经推行“土地出让法”,支持发展与农业有关的学校。但是,一方面,我们鼓励学校发展与农业有关的产业。另一方面,地方政府倾向于用闲钱发展旅游,而不是支持高校。即使地方高校取得成绩,关注度仍然较低。地方政府没有给出相应的回应,那么如何激励地方高校呢?

  程颖:在我看来,打破地位巩固肯定有积极的意义。但是现在是不是真的破了呢?如何打破它还没有看到。

  例如,如果最终只有3卷卷轴,超过100所211工程学校滚动通过身份治疗,那有什么意义呢?如果我们说985工程211建设学校真的有几十所学校没有二元的支撑,那真是打破了现状。

  现在很多事情在建设双轨建设方面还不好,因为我们不知道该怎么做。说这是好还是说它有问题只是文字。

  “中国科学报”:对于已经出台的实施方案,如果你要求高校提出一些建议,你希望高校在下一份工作中,重点是做什么样的工作?

  不要溺死:对于高校来说,第一要认真落实。在“211工程”和“985工程”的实施过程中,许多高校重申了报告,轻描淡写。在最后的检查和验收中,他们把所有的材料放在一起来应付检查。这是一个普遍的问题。因此,在建设“双顶尖”建设中,我们不能再犯同样的错误。相反,要抓好落实,抓建设。其次,在实施的过程中,要紧紧围绕纪律和专业建设作出论文,在学科和专业建设上是必要的。人才培养,科学研究,科技发展紧密结合,才能达到人才,成果的目的。抓住这两个,双层建筑很可能是有效的。

  储朝晖:在我看来,关键是高校要合理处理“双顶级”建设,而不是单纯地控制各项双级指标。相反,他们应该按照既定的思路发展。

  在这份文件出台之前,不少大专院校已经开始为建设双层教育做准备。例如,一些不相关的部门和不那么先进的学科就像在同一个课程上运行一样。每个人都采取一些措施,让你跑得更快。但是,高校办得不好,不能单靠政府的领导来决定,还是要按照自己的发展规律办事。

  因此,高校要根据目前的理性和专业做出判断,避免双层建设成为新的行政杠杆,从而影响自身的发展。

  程方平:大学做的第一件事不是向前看,而是向后看。要反思改革开放三十年和改革,哪些是真正的改革,哪些是可以采取的。很多时候,我们曾经认为我们做对了,相反,为未来的工作奠定了基础。发生了很多这样的事件,但没有人真正想到。例如在教学和研究方面,我们有很多形式主义的措施。这是束缚师生发展的锁链。即使这样挤出一些结果,也会有很多水分。因此,要使高校基本功能简单实用,让业界更多评价,让社会更多的评价,减少不必要的行政评价。

  另外,各国都希望高校成为社会思想库和文化领导者,但目前我国高校要发挥这样的作用是非常困难的。如果我们在文化领域没有稳定的领导者,那么现代社会就会过度商业化,这对我们社会的稳定发展是非常不利的。因此,高校也应该思考如何承担人类知识和文明研究的责任。想想这个问题可能比一个或两个技术发明更重要。

  程颖:高校还需要练好内功,能力建设才是最重要的,因为高校的国际化标准不会因为任何政策的出台而产生变化。

  各国也希望我们有一个真正国际公认的大学。所以我们应该分两部分看政策。而双层建设方案则是引导大学发展的同时,也支持高校和大学发展。根据自己的条件和优势,力争有所作为。

  双重第一流的纪念品

  2015年8月,中央政府全局深化改革领导小组第十五次会议审议通过了“推进世界一流大学和一流学科建设总体规划”。

  2015年10月,国务院印发“推进世界一流大学和一流学科总体规划”,提出加快建设一批世界一流大学和一流学科。

  2016年2月,教育部发布了“2016年教育部重点工作要求”,要求加快建设世界一流大学和一流学科,形成双学位实施办法。

  2016年6月,教育部在官方网站上宣布,共取消382项与项目985项目211有关的文件。历时二十多年的两大工程正式成为历史。

  2016年7月,首批在线建设工程一线名单发布。

  2017年1月,教育部部长陈宝生在2017年全国教育工作会议上指出,2017年,教育部将全面启动双级建设,培养一流的创新人才。

  2017年1月,教育部,财政部,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联合下发了“世界一流大学和一等学科建设全面实施办法(暂行)”。

  自国家开始建设一流的双层建筑工程以来,目前至少有两个方案涉及河北省和山东省。

  声音

  建设世界一流的大学,教师是至关重要的。我国现行的教师评价制度过于强调教师科研评价,忽视了人才培养投入,极大地影响了教育质量,一流创新的目标是可以理解的,但关键在于改变教师的兴趣面向机制,引导教师做好工作,增强高校的教育功能。

  同济大学蔡大峰副校长

  倡导权威的第三方评估机构。双重绩效评估的引入应鼓励多方面的参与中介机构评估风力和雨水。教育部不能进入。

  中国人民大学教授周光力

  在建立双轨制的过程中,要用专项资金解决特殊问题,要知道我们需要什么,了解核心领域存在的问题,以及与世界一流水准的差距。但是,我们知道区别?

  浙江师范大学田家坪教育研究院院长范凡

  世界级并不意味着西方承认一流,否则永远是二流的。如果顶级也了解一流,那就说完了!

  用户haishanzhidian

  双层建设将使中国的大学走上了两条不同的发展道路,即强势学校向综合性转变,弱势学派向专业转变。

  有人知道用户

  双层专业人士在未来投资更多是一件好事。二等专业外?你想在未来增加这方面的投资吗?

  用户haustcn

  “中国科学报”(2017-02-14第五届大学周刊)

关键词: 自然科学